您目前位置:石門廣電>> 新聞>> 媒體聚焦>>正文内容

      【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 脫貧攻堅的“石門樣本”(之五) 鎖定“每一個” 建好“每一所”

        脫貧攻堅的“石門樣本”(之五)

        作為國家武陵山片區區域發展與扶貧攻堅試點縣,石門以99.5的高分通過“全國義務教育發展基本均衡縣”評估,排名全省第二——

        鎖定“每一個” 建好“每一所”

        

      晚霞将夾山鎮點綴得格外妖娆。

        

        全國人大代表、石門縣雁池鄉蘇市完全學校校長王懷軍常常為孩子們補課。對學生充滿慈愛的她被譽為“大山裡的媽媽老師”。

        

      書法家為大山裡的孩子們送來書法課。

        

        石門縣皂市鎮中心學校“義務送教小分隊”的教職工輪流為患格林巴利綜合征的初二學生楊帆義務送教。 周勇軍 攝

        

      石門縣教育扶貧捐資助學活動解決了貧困學生的後顧之憂。

        (本版圖片除署名外均由石門縣教育局提供)

        易繼文 蔔 雲 李 飛 胡紅霞

        今年4月,常德市人大“一法一條例”督查組督查結果顯示,石門縣全縣适齡兒童入學率100%,小學畢業生升學率100%,小學六年鞏固率100%,初中三年鞏固率99.56%,“三殘”兒童入學率達96.1%——這是石門縣教育扶貧帶來的公平效應。

        8月,石門一中傳來喜訊,1370人參加高考,二本及以上上線1258人,其中17人分别被北大、清華錄取——這是教育扶貧帶來的質量效應。

        作為國家武陵山片區區域發展與扶貧攻堅試點縣,石門是如何實現這些曆史性突破的呢?

        扶貧助學 一個不漏

        家住澧縣甘溪鎮馬溪村的皮碧成,就讀于石門縣三聖鄉完全小學,卻領到了石門縣發放的500元生活補助和湖南大學網球俱樂部公益行活動的1500元捐款。

        像皮碧成這樣外縣市在石門縣就讀的貧困生,也能享受石門扶貧助學的相關政策,這是該縣千方百計不漏掉一位貧困學生的一個縮影。

        當問及扶貧助學如何做到“一個不漏”時,石門縣教育局扶貧助學工作人員唐純黨詳細介紹了該縣的“三步精準”工作法。

        第一步,精準摸排。比對縣公安局戶籍系統、縣教育局學籍系統、縣扶貧辦貧困人口信息系統的3個系統數據,初步确定貧困學生。

        第二步,精準識别。縣内進村入戶“地毯式”核查,縣外函來函往“雞毛信”找人。2018年3月,石門縣組織5000名教師開展“家訪”大行動,他們深入到全縣27個鄉鎮(街道),在村組幹部的指引下,每戶送一份《教育扶貧明白卡》,一對一核對姓名、身份證,再按後盾單位駐村扶貧工作隊隊長,村居委會黨支部書記,鄉鎮街道黨委書記分别簽字,村黨支部、鄉鎮街道黨委分别蓋章的“三簽字兩蓋章”要求,鎖定“四類”家庭經濟困難學生11890名,其中建檔立卡貧困學生10542人。

        家訪中發現,部分學生的戶籍、學籍并不都在本縣,衍生出“石門戶籍+外縣學籍”和“外縣戶籍+石門學籍”兩種特殊情況。

        這兩類情況管不管?助不助?怎麼管?怎麼助?當年的“雞毛信”登場了。

        三聖鄉完小校長廖千千給我們講了這樣一個故事——

        按照戶籍信息,轄區内有個叫劉萌的建檔立卡女生,7歲,家住該鄉兩河村,但學校沒有這個人。學校進村入戶核查,得知她跟着廣東打工的家長,随遷就讀在東莞新城小學。廖千千立即與當地教育局聯系,發函詢問劉萌的資助情況。當得知劉萌沒有受到資助時,學校立即按照石門縣教育局資助中心的“同學段同标準”進行資助,遠在千裡之外的劉萌,領到了500元生活補貼。

        僅2018年春季,石門縣采取“雞毛信”找人方式,發出信函、撥打電話,尋找到2894名“石門戶籍+外縣學籍”和234名“外縣戶籍+石門學籍”的建檔立卡貧困學生的信息,發放補助資金110多萬元。

        第三步,精準資助。做好“兩免一補”等規定動作,打好“獎、貸、助、補、免”等組合拳。2014年來,全縣累計資助貧困學生59萬多人次,資金達1.65億元。

        精準資助,最得意的是自選動作。石門縣增設了“為義務教育階段學生補交通費、免教輔資料費,将幼兒園入園補助和高中助學金資助面提高5%,為義務教育階段非寄宿生補助生活費”等本土資助政策,擴大了扶助面,堅決不漏掉一個貧困孩子,補齊了資助“天窗”。

        精準資助,最成功的是縣教育基金會的運作。基金會每年組織現場募捐活動,針對貧困學生開展“圓夢行動”和“育才行動”。4年來,兜底發放助學資金1695萬元,資助貧困學子24580人次,幫助2315名大學新生圓了大學夢。今年,基金會獲評5A等級社會組織,成為全省首批具有公開募集資格的慈善組織。5月29日,基金會開通網絡募捐渠道,打開學生資助方便之門。

        精準資助,最暖人心的是“一對一”幫扶。全縣開展财政供養人員“一對一”幫扶活動,10542名建檔立卡貧困學生都有了自己的“城裡親戚”。

        控辍保學 一個不少

        “辍學,既可能毀了孩子的前程,又可能産生未來的貧困。杜絕辍學現象,斬斷貧困鍊條,關鍵要落實‘四包一’舉措。”石門縣政府副縣長宋雨泓認為。

        所謂“四包一”,就是一位學校領導、一位班主任或教師、一位鄉鎮(街道)負責人、一位村居(社區)負責人包保一名辍學學生勸返工作。

        新鋪鎮開化寺村女生楊梅,初三讀完第一學期後,随親戚赴廣東打工。石門縣新鋪鎮燕子山中學原校長夏清波打電話,加微信,一步步做通其思想工作。村支部書記張先元特意前往廣東勸楊梅回家讀書。為了打消楊梅的顧慮,他不僅自己補貼了楊梅一個月工資,還承諾初中畢業後給她介紹工作。楊梅終于回到家鄉,完成了初中學業。

        2017年,全縣排查出疑似辍學學生17名,包保人員進村居,訪家庭,赴廣州,奔潮州勸學,17名學生全部返校就讀。

        “勸返”隻是權宜之計,“留人”才是長久之策。

        針對辍學學生多為留守兒童這一現實,石門縣對症下藥,建立“四位一體”的留守兒童關愛體系。政府投資建設了20多所鄉村學校少年宮,學校每年優先為貧困學生家庭提供後勤崗位約500個,從源頭上減少留守兒童的産生。社會愛心群體在貧困村舉行“心手相牽,愛暖童心”等主題活動,點亮留守兒童一個個“微心願”。

        石門“義務送教小分隊”的故事感人至深。皂市鎮中心學校的10位教職員工,從2017年9月開始,每周星期四,輪流為15歲因患格林巴利綜合征的初二學生楊帆義務送教,送去知識,送去溫暖,送去對抗病魔的勇氣。“義務送教小分隊”得到教育部部長陳寶生的兩度親筆題詞,并榮登中國好人榜。

        僅2018年,全縣就有上百名教師,為94名因病因殘不能在校就讀的孩子送教1400多次。

        助校幫學 一個不落

        職校、薄弱學校、麻雀學校是石門基層教育的短闆,該縣實施職教計劃,集團化辦學、教師支教等多手段并舉,取長補短。

        湘北職專易地新建工程,就是石門縣政府的“大手筆”。經過一年多建設,投資5.5億元、征地500畝、預設100個教學班、容納學生5000人的新校區,如今在石門縣經濟開發區拔地而起。學校與長沙航空職業技術學院等高職院校建立“2+3”辦學模式,新增汽車運用與維修、機電一體化、農藝等專業,更好地培養貧困學子,更好地服務地方經濟,形成了“職教一人,全家脫貧”的職教扶貧效應。

        “讀湘北職專,既好升學,又好就業。”這是夾山鎮三闆橋村賀良傑的真實感受。6年前,他選擇湘北職專,再入湖南師範大學深造,畢業後月薪達5000多元。今年,他又建議堂妹賀雅文選擇了湘北職專。

        2017年8月21日,石門縣第二完全小學教育集團龍鳳校區正式揭牌,标志着該縣邁開集團化辦學第一步。

        筆者來到龍鳳校區,執行校長羅功雙介紹,組建教育集團之前的2016年,龍鳳小學一年級新生隻招到8人,全校隻有23名學生,面臨撤并。石門縣二完小按照學校管理、教師隊伍、教育教學、經費管理“四個一體化”的管理模式,為龍鳳校區選派了4名骨幹教師,援資近60萬元援建了學校花園、運動場、“班班通”教室。2017年秋季,龍鳳校區招收一年級新生多達43人,一舉打破了生源瓶頸。社區居民陳永明看在眼裡,喜在心上,立馬把8歲的兒子從城區學校轉了回來。

        這種辦學模式有效破解了“城區學校擠、城郊學校空”的尴尬處境。随後,五完小教育集團、石門四中教育集團相繼組建。未來三年,石門縣每個鄉鎮都将辦好1個教育集團,提高薄弱學校教育質量。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石門縣磨市鎮黃花教學點這隻“麻雀學校”飛進了中央電視台,引發“麻雀學校”關注熱。

        為了讓“小麻雀”聽到歌聲,石門縣啟動市、縣、鎮“三級支教”模式,每年接收常德市教育局選派的“三區支教”教師20人左右,縣教育局再從縣城區選派教師20人左右,各鄉鎮中心學校根據轄區内學校實際,選派骨幹教師支教。100多名支教教師幫助“麻雀學校”開齊了音樂、英語等課程,為山鄉“麻雀學校”帶來了城市學校才有的活力。

        磨市鎮九夥坪完小的譚婷婷老師,一個人就負責了3個教學點的支教工作,她每天像陀螺一樣轉個不停。談到自己的支教心得,她動情地說:“小時候我就是在村裡的教學點讀小學,我知道孩子們的期盼。”

        歌聲響起來,“小麻雀”飛回來。大河洲小學、新華教學點、陳家灣小學等“麻雀學校”出現了學生回流潮。五年前,隻有1名老師、12名幼兒的羅坪鄉栗子坪教學點,如今學生達到了95名。

        “這就充分說明,我們已經将優質的教育資源送到了貧困山區孩子的家門口!”石門縣教育局局長廖琪甯自豪地說。

        教育扶貧,關鍵在于鎖定、幫扶好“每一個”貧困生,建設、管理好“每一所”貧困山區學校。今年2月,石門縣被湖南省教育督導委員會認定為“教育強縣”。讓每個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質量的教育,石門人正在努力兌現這一莊嚴承諾。


      【字體: 】【收藏】【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