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位置:石門廣電>> 新聞>> 媒體聚焦>>正文内容

      【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 脫貧攻堅的“石門樣本”(之四) 内生動力帶來“核裂變”

        脫貧攻堅的“石門樣本”(之四)

        石門331個行政村,每個村每年确保有20萬元的産業發展扶持基金,用于貧困戶因地制宜,發展小産業,由此産業——

        内生動力帶來“核裂變”

        

      石門山區貧困群衆在高山頂上散養的馬頭山羊。

        

      貧困群衆散養的石門土雞走俏全國。

        

      石門柑橘成為貧困群衆的緻富“金果”。

        

      蜜蜂“保姆”開啟甜蜜生活。

        

      煙葉豐收了,煙農喜上眉梢。

        周勇軍 肖洋桂 李傑 蔔雲 李飛 張友亮 蔡政

        精準扶貧,産業是根。

        在湖南,村級産業發展扶持基金則是石門的首創。

        近3年來,該縣籌措1億多元産業發展扶持基金,通過以獎代補,扶貧不扶懶,激活廣大貧困戶勤勞脫貧的内生動力,形成了村村有主導産業、戶戶有增收門路的脫貧新格局。

        扶持基金,就像“核裂變”中的中子,在它的作用下,貧困群衆自身釋放出巨大能量,彙入緻富圓夢的時代潮。

        扶貧不扶懶 幫窮更幫勤

        “張偉,今年種這麼多煙葉,又要發财了吧?”8月7日上午,筆者來到石門縣維新鎮觀峰山村采訪,村民張偉正好請來了10多名鄉親烘烤煙葉。村民打趣問他,張偉笑着說:“今年種了80多畝,是去年的兩三倍。現在政策好,種烤煙有獎勵,恨不得再多種點。”

        脫貧攻堅戰役打響後,石門縣探索創新精準脫貧思路,在全縣331個村(社區)成立了産業發展扶持基金,采取“縣财政拿一點、村集體收入切一點、社會愛心人士捐一點、後盾單位幫一點”的方式,确保各村基金不少于20萬元,基金主要用于傳統種養業獎勵,多種養者多獎勵,少種養者少獎勵,不種養者不獎勵,一舉破除了貧困群衆慣有的“等靠要”思想。

        觀峰山村深處大山,村民們習慣了“養牛種田,養豬過年,養雞換個油鹽錢”的生活。張偉不滿20歲時就外出營生,可無一技之長,收入不高。母親常年重病在身,全家擠在幾十年前築起的土屋裡,一貧如洗。

        2015年底,厭倦漂泊生活的張偉回到家裡,當時村裡正在宣講種養有獎政策。2016年初,他抱着試試看的心态種了20畝煙葉。剛種不久,就拿到7000塊錢的獎勵。到年底,煙葉創收達3萬多元。2017年,嘗到甜頭的張偉又種了30畝煙葉,兩年就脫貧摘帽。今年37歲的張偉說,現在新房建起了,就等裝修好,娶妻成家過好日子。

        産業扶持基金激活的不隻是一個張偉。2016年正月,皂市鎮十坪村村民李思霞聽說種養有獎政策後,跑到村支部書記張先泉家确認,張先泉向她打了包票。回到家,她就和家人商量,決定把全部積蓄用來搞養殖,當年就養了80隻羊、200隻雞、6頭牛、2頭豬,年底兌現獎補政策時,拿到1.17萬元獎勵。兩口子覺得,這獎勵更像是“天上掉下來的”!

        張先泉介紹,獎勵基金實施第一年,村裡獎了119戶,去年獎了160多戶,今年将有270戶村民分享這20萬元獎金。伴随着以獎代補,貧困戶的養殖規模不斷壯大,僅土雞一項,2016年,全村隻有3000羽,今年達到了1.3萬羽。

        “扶貧不扶懶,幫窮更幫勤。其實,隻要人不懶,多種幾畝臍橙、多養幾頭豬,何愁不能脫貧緻富?”維新鎮黨委書記唐彙池說。

        産業扶持基金點燃了全縣貧困戶的種養熱情之火,形成了“你追我趕”的良好氛圍,激發了老百姓脫貧緻富的内生動力。觀峰山村貧困戶覃道兵,2016年以前一般養兩三頭豬,經獎補激勵,去年擴大規模,養了10頭,兩年就脫了貧。今年,他又養了20頭。

        村村有産業 戶戶可增收

        8月7日,筆者在維新鎮、皂市鎮等地采訪發現,貧困村村村都有特色産業,戶戶都有收入來源。在觀峰山村,在一望無際的煙葉田裡,村民們忙着采摘煙葉;在陽峪虎村,山腰上的茶園随山勢蜿蜒,一壟連着一壟,一片接一片;在重陽樹社區,道路兩旁的山地裡,臍橙樹上碩果累累,樹枝都壓得彎了腰。

        見到維新鎮重陽樹社區貧困戶盛孝解時,他正在地裡管護臍橙。70多歲的他,幹不了重活,以前隻能在1畝多責任地裡種點蔬菜自己吃。扶貧工作隊駐村後,給他送來了臍橙苗和肥料。果苗種下後,還領到900元獎勵。這種好事,老人平生第一次遇到。去年,他又拾起鋤頭開荒1畝多山地栽種臍橙。今年,三年前栽種的臍橙開始挂果,預計收入3萬多元。看着滿樹的果實,老人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條縫。

        随行的鎮黨委書記唐彙池說,近年來,維新鎮在利用500多萬元村級産業發展扶持基金激活群衆内生動力的同時,還立足長遠,引導群衆發展臍橙、烤煙、魔芋、無患子、油茶、葛根等産業。大興場、重陽樹、中渡水等村(社區)以臍橙為主;崔家井、金陵坡村以油茶為主;峽峪河、觀峰山村以烤煙為主;範銀灣村以闆栗、核桃種植為主;毛家坪村則以無患子産業為主,形成了村村有特産、戶戶有收入的精準脫貧新産業。

        令人欣喜的是,産業扶持基金激活了貧困戶,脫貧了的貧困戶又帶動了身邊的貧困戶。雁池鄉大路口村貧困戶覃事福,因病喪失勞動力,2015年,在基金扶持和扶貧幹部幫助下,搞起了岩蛙養殖,2016年産值就達8萬多元,兩年摘掉了貧困帽。現在,覃事福擴大了岩蛙養殖規模,吸納16戶村民入股,一起勤勞緻富。

        蒙泉鎮兩河口村的李文平,是全村有名的貧困戶。2016年,在基金獎補政策激勵下,他搞起了農村休閑旅遊,通過網絡和微信平台,推介當地三十六宮、四十八寨、七十二殿等旅遊資源,引得遊客紛至沓來。李文平帶領貧困戶佘協忠等人為遊客提供餐飲服務,收益十分可觀。包括他自己在内,全村10多戶村民都實現了脫貧緻富。

        石門縣扶貧辦主任李平介紹,按照村有主導産業、戶有增收門路的目标,石門全縣所有的貧困村都發展了1個以上主導産業,有的村同時發展了好幾個大小産業。

        南北鎮大城村擁有茶園面積2000多畝,茶葉加工廠11家,年總産值600萬元;太平鎮竹兒嶺村利用村裡産業扶持基金,引導和獎勵100多貧困戶發展黑豬産業,每個貧困戶的養殖規模和收入實現了翻番。白雲鎮白羊山村的魔芋,三聖鄉百紅村的麥芽糖,南北鎮薛家村的岩蛙,羅坪鄉長梯隘村還榮獲了“國家鄉村旅遊模範村”殊榮。

        小産助大産 脫貧又緻富

        聚沙成塔,集腋成裘。在産業扶持基金激勵下發展起來的小産業,譜寫出了石門攻堅脫貧的“大文章”。

        柑橘是石門傳統支柱産業,在脫貧攻堅進程中,廣大橘農以獎補為契機,進行産業改良升級。種植一棵臍橙樹有獎,改良一蔸樹苗有獎,開墾一畝山地也有獎。在産業幫扶基金獎勵政策引導下,維新鎮的臍橙種植面積由原來的2萬畝發展到現在的3萬多畝,産值可達2億多元。全鎮臍橙種植規模、産量均為常德之最,成為遠近聞名的“臍橙之鄉”。

        石門還充分利用山區特點發展茶葉。通過獎補政策,羅坪鄉茶園面積擴張到2.4萬畝,壺瓶山種茶達3萬畝,雁池、所街、南北鎮、東山峰、磨市等鄉鎮的茶葉種植規模也不斷擴大。全縣茶園面積已逼近20萬畝,年産幹茶2萬多噸,茶旅綜合産值10億多元,茶葉出口突破5000噸。今年7月下旬,投資上億元的石門縣垚泰峰茶葉出口項目開工建設,多條眉茶和紅茶生産線建成投産後,年産值将達1.5億元。

        蜜蜂,是石門的新興甜蜜産業。以前,農戶養蜂缺技術,沒規模,産品也沒有銷路。獎補政策實施後,代養一桶蜜蜂獎勵300元,自養一桶獎勵200元。短短幾年時間,全縣養蜂專業合作社發展到上百家,蜂蜜5萬多箱,産值超億元。“蜜蜂保姆”當年脫貧,“蜜蜂大戶”長久增收,“放養蜜蜂助推脫貧”的做法還成為全縣産業扶貧的典型。

        産業發展扶持基金,激活了埋藏在石門廣大貧困戶内心深處多年的“内生動力”,裂變為争相脫貧、實幹脫貧、自我脫貧、早日脫貧的巨大能量和實際行動。據來自石門縣扶貧辦的消息,全縣300多個貧困村和非貧困村中,150個村有柑橘産業,帶動了8343個貧困人口脫貧增收;117個村有茶葉産業,帶動13000多個貧困人口脫貧增收;164個村有養殖産業,其中土雞産業帶動了12380人脫貧增收,豬(香豬)産業帶動15308人脫貧增收,牛羊産業帶動6787人脫貧增收;64個村有林業産業,帶動了10250個貧困人口脫貧增收;29個村發展了蜜蜂、岩蛙等特種養殖,帶動2572人脫貧增收等。

        貧困村的産業覆蓋率達到100%,對低收入人口的帶動效應達到95%以上。

        (本版圖片均由石門縣委宣傳部提供)


      【字體: 】【收藏】【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