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位置:石門廣電>> 新聞>> 媒體聚焦>>正文内容

      【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 脫貧攻堅的“石門樣本”(之二) 點亮一盞燈 亮了衆人心

        脫貧攻堅的“石門樣本”(之二)

        脫貧攻堅接受“國檢”,最難掌控的是群衆認可度,而石門的群衆認可度卻高達96.48%——

        點亮一盞燈 亮了衆人心

        

      美麗壯觀的壺瓶山雲海。

        

      屋場會成為幹部與群衆溝通的橋梁。

        

      扶貧幹部用“辛苦指數”換來了貧困群衆的“幸福指數”,他們走到哪裡都受到群衆的擁戴。

        

      貧困老人林承學第一次拿到政府的産業發展獎勵資金十分高興。

        

      貧困群衆的冷暖時刻挂在心頭。圖為幫扶幹部為貧困老人送藥上門。

        周勇軍 姜鴻麗 陳 陽 李 飛

        “石門脫貧攻堅,做得比說得好!這裡的群衆認可度真實可信,超出了我們的想象!”這是前不久,石門縣作為全國唯一的縣,接受國家統計局、扶貧辦、财政部、住建部、衛計委、民政部六部委現場督導、評估時,國務院扶貧辦考核評估司評估處處長延欣給出的評語。

        評估檢查組把抽樣範圍從1000個樣本點擴大到1410個樣本點,涉及全縣17個鄉鎮26個村,結果,錯退率、漏評率為零,群衆認可度高達96.48%。

        這樣高的認可度從何而來?在石門采訪的日子裡,我們從群衆的笑臉中、對扶貧幹部的贊揚聲中找到了答案。

        磨市鎮銅鼓峪村,是省檢察院聯點的扶貧村。我們在與當地的群衆交流時,鄉親們顯得異常激動。一位名叫覃海波的村民,掰着手指頭講述了令他難忘的事:“省檢察院檢察長遊勸榮,到我們村實地調研、現場辦公,不知來了多少次,跑了多少路。最讓我感動的是他每次來,都要駐村工作隊員把銅鼓峪村當作第二故鄉來建,把老百姓的事當作家裡的事來辦,把貧困群衆當作親人來幫,這些話真是巴心巴肉啊!”

        “3年多時間,省檢察院為銅鼓峪村籌資3200多萬元,修建水池5個,鋪設管道近4萬米,全面解決老百姓的喝水問題;硬化道路14公裡,實現通組公路100%、通戶公路97%以上,解決了全村百姓出行難題;成立4個合作社,發展闆栗1000畝、臍橙300畝、羊肚菌30畝,還架設了100千瓦的光伏發電設施。”說起這些,村裡的黨支部書記覃北平感慨萬千。

        村民覃思煙講起省檢察院駐村扶貧工作隊隊長陳風華時,豎起大拇指贊歎道:“剛才書記講的這些,陳風華都付出了心血,我最佩服陳隊長的是,村裡荒廢10多年的闆栗林,是他請來專家改良、帶領鄉親們精心培管,使這片‘鐵樹’又開了花。”

        石門脫貧攻堅群衆的認可度高,還有一個重要因素。就是省委巡視組今年2月底進駐石門巡視三個月期間,認真受理扶貧領域信訪舉報問題,第一時間将信訪舉報和問題線索移交石門縣委,強力督辦,限時辦結。石門縣委堅持邊巡邊改,立行立改,嚴肅查處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案件27件,給予黨紀政紀處分12人,組織處理45人。省委巡視組的辛勤工作和務實作風,推動了石門縣脫貧攻堅的順利進行,赢得了廣大幹部群衆的好口碑。

        扶貧屋場會 架起“溝通橋”

        “庚子山村這麼多年,沒有一條水泥路。我是窮怕了,隻希望周象公路快點開工。占田占地,一分錢補償我都不要!”這是2016年10月,三聖鄉庚子山村接龍橋片區屋場會上,貧困戶劉言清說的一番話。沒想到,就是這次屋場會,有200多戶涉及到占地的村民,紛紛簽訂了支持修路承諾書,促使了周象公路庚子山段9.2公裡率先開工。

        貧困山區的屋場會,就是石門縣回應群衆關切、提升群衆認可度的一個場景。

        為了讓群衆認可,石門縣委、縣政府還創造性地推出了“一卡兩講三會四活動”。一卡,填好貧困群衆受益卡;兩講,講好扶貧政策,講好脫貧故事;三會,開好黨員會、戶主會、屋場會;四活動,黨員幹部與群衆交心活動,扶貧知識有獎競答活動,點亮群衆“微心願”活動,小手牽大手活動。這些活動上至縣委書記、縣長,下至扶貧隊員、村幹部,要與貧困戶坐一條闆凳,吃一鍋飯,喝一壺水,與群衆一起拉家常,聊生産,講真話,掏心窩,在寓教于樂、政策搶答之中讓群衆懂政策,謀發展。

        最富有特色的屋場會,“扶貧知識有獎競答”活動最受群衆喜愛。獎品雖然隻是一袋洗衣粉、一塊肥皂、一個臉盆,或者是一隻水桶、一條毛巾,在這一問一答之中,不僅豐富了山區群衆的夜生活,還增強了群衆的參與感,拉近了幹部與群衆的距離。

        在所街鄉黃福峪村,村民覃道材興奮地告訴我們,由于他在屋場會上多次聽到“脫貧路徑”這個術語,所以在“扶貧知識有獎競答”中,竟答對了這道題,得到的獎品是一條毛巾,至今還舍不得用。可見,這些活動對群衆來講,是那麼的入心入腦。

        随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數據顯示,自2016年以來,石門全縣共召開屋場會1萬多場次,群衆對扶貧政策的知曉率達100%。全縣下達的1936個項目,都是在屋場會上,群衆提出2萬多條合理化建議的基礎上篩選出來的。

        開展“四必訪” 入戶解心結

        随着脫貧攻堅進入決勝期,石門脫貧攻堅的幫扶方式也從“大水漫灌”轉變為“精準滴灌”。

        在這種轉變中,一些非貧困戶和貧困戶之間、貧困戶與貧困戶之間的相互攀比和心理不平衡逐漸顯露,還有一些貧困戶擔心後續扶持政策沒有保障而不願意脫貧。針對這些現象,石門縣啟動了貧困戶必訪、貧困村非貧困戶必訪、弱勢群體必訪、動态調整後清退出貧困戶行列的對象必訪等“四必訪”措施,這就要求扶貧幹部一定要聽得進诤言,容得下埋怨,幫得上困難,打得開心結。

        庚子山村48歲的貧困戶袁輝林,靠着漆匠這門手藝,日子勉強過得去。在扶貧後盾單位的支持下,他開始種植茶葉、飼養石門土雞。家境逐漸好轉後,還買了一輛皮卡車。

        再次精準識貧時,他主動退出了建檔立卡戶。當時,一些鄉鄰還開玩笑地調侃他:“你舍得退出貧困戶啊?有這麼多優惠政策不享受,豈不可惜?”而袁輝林卻風趣地回答道:“當貧困戶又不是一件光彩的事。”

        像袁輝林一樣,4年期間,石門縣共有1.8萬貧困人口主動退出或被清出貧困戶行列,又新納入貧困人口1.5萬多人。為了讓大家心服口服,對清退出來的人群,扶貧幹部除了耐心解釋之外,還在政策允許的範圍内,對他們發展産業進行指導和培訓,縮小了非貧困戶與貧困戶的心理差距。

        子良鎮董家山村年過八旬的丁成從老婆婆,情況比較特殊。老人有10個子女,都已成家立業。其中4個兒子因病、因殘成了貧困戶。其中有一個患矽肺病的兒子叫向多安,覺得幹部在幫扶中一碗水沒端平,就到村裡質問:“我是不是得罪了你們?為什麼幫扶我的幹部送給我的東西就沒别人多?”

        負責幫扶的幹部叫劉偉偉,也無法解答他的質問。他所在單位縣教育局副局長朱益龍得知情況後,又帶着劉偉偉來到向多安家走訪。交談中,話越說越近,心越說越熱。當向多安知道劉偉偉的愛人曾患孕高症,小孩早産隻有1斤多重,花了30多萬元醫藥費,現在還在還房貸時,一下子愧疚難當,他拉着劉偉偉的手,流着眼淚說:“劉幹部,你這麼不容易,幫我争取到了危房改造,享受了大病救助。就是塊石頭,我都應該被捂熱。我糊塗啊,錯怪你了。”今年上半年,向多安臨終前,再三交代子女,一定要記住扶貧幹部的大恩。

        走進貧困戶 點亮微心願

        帶着感情和責任抓脫貧,帶着群衆需求和心願搞走訪。從2016年開始,石門縣2萬多名結對幫扶人對自己的幫扶對象開展了“點亮微心願”行動。

        所謂“點亮微心願”,就是幫扶人到自己的幫戶對象家走親戚,聊家常,看家境,問需求,每年從自己的工資中拿出300元錢,滿足這些貧困戶的微小心願。

        有的貧困戶,家裡需要一台電扇,有的需要被單,有的需要電飯煲,還有的貧困戶希望給兒子找個好對象……

        這些心願雖小,但它卻起到了四兩撥千斤的作用。今年春節前夕,庚子山村後盾單位石門縣政協在走訪中了解到,貧困戶最大的心願就是把“年貨”賣出去。為此,縣政協領導邀請80多位政協委員和長沙、常德等地企業家代表,在這個村搞了一場“愛心年貨拍賣會”。121戶貧困戶家裡的臘肉、蜂蜜、手工茶葉等400多件農副産品,不到兩小時全部拍賣,原本隻有7萬多元的土特産,卻獲得了21萬元的愛心回報。貧困戶楊春權釀的苦荞酒,50公斤竟賣了4000多元,笑得合不攏嘴。

        新鋪鄉嶽家棚村70多歲的貧困戶張春蘭,想要扶貧幹部胡紅霞給40來歲的光棍兒子介紹個對象。胡紅霞多次上門,看到他家淩亂不堪,主動幫她打掃、整理,并購置了新的床上用品,張春蘭十分感動。從此,張春蘭家院裡屋内幹幹淨淨,在外打工的兒子每月有5000多元的收入,去年還買了小車,真的交上了一個女朋友。

        投我以桃,報之以李。石門縣的扶貧幹部以對人民群衆滿腔的熱誠,赢得了人民群衆的敬重。96.48%的群衆認可度,就是對扶貧幹部的最大獎賞。

        (本版圖片均由石門縣委宣傳部提供)


      【字體: 】【收藏】【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