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位置:石門廣電>> 新聞>> 今日石門>>正文内容

      壺瓶山作證——寫在石門縣脫貧攻堅取得階段性勝利之際

      “湖南屋脊壺瓶山。龔雲林攝

       

      石門山城春光無限。

       

      一天到晚奔波在扶貧一線的石門縣扶貧辦主任李平(中)。

       


      把生命奉獻在石門縣脫貧攻堅事業上的全國脫貧攻堅模範王新法。

       

          
      把一個貧困村建設成全國美麗鄉村的山羊沖村村委會主任黎靜。

       

          
       大山深處的貧困群衆如今也住上了“小洋樓”。 (本版圖片除署名外均由石門縣委宣傳部提供)

        

          周勇軍 李飛 姜鴻麗 李寒露 肖洋桂 魯融冰 胡紅霞

          曆史會這樣記載:公元2018年8月6日,地處湘鄂邊界的石門縣,終于摘掉了壓在他們頭上多年的“貧困帽”,脫貧攻堅取得了階段性勝利。

          這一天,是石門67萬人民翹首以盼的日子,也是一個歡欣鼓舞的日子,更是一個揚眉吐氣的日子。

          為了拔掉窮根,石門縣的廣大黨員幹部帶領群衆,進行了一場艱苦卓絕的攻堅戰,付出了巨大代價,做出了巨大犧牲。那些日子,是那麼的令人刻骨銘心,是那麼的讓人記憶猶新。

          人們不會忘記,河北老兵王新法,紮根大山深處的南北鎮薛家村,一待就是四年,他帶領鄉親們修公路、架橋梁、壯産業、移舊俗、樹新風,與鄉親們一道戰天鬥地,薛家村不僅跳出了貧困榜,而且還創建成了“全國文明村”。如今,薛家村生态産業興旺,紅色旅遊火爆,村民高度自治,成為了全縣鄉村振興的典範。

          人們不會忘記,石門縣廣播電視台退休幹部梁定祥,不顧組織上的多次勸阻,毅然來到所街鄉焦山村當起了扶貧隊員。就在石門縣脫貧攻堅迎來“國檢”前夕,他卻患上了淋巴癌,而且是晚期。治療不到一個星期,梁定祥帶着無限的牽挂,把生命定格在了這場脫貧攻堅戰役中。

          人們不會忘記,為了讓貧困群衆盡快過上好日子,楚江街道紅土社區黨總支副書記、居委會主任闫友輝,磨市鎮畜牧站站長盛忠炳,磨市鎮白岩壁村黨總支書記伍修運,磨市鎮鮑家渡村支委委員覃道善,先後倒在了扶貧一線。

          在我們采訪的日子裡,每當鄉親們說起他們,眼裡總是噙滿了淚水。磨市鎮黨委書記周明貴感慨地說:“石門的這場脫貧攻堅戰,之所以能夠取得階段性勝利,是因為我們的黨員幹部不怕苦,不怕累,不怕犧牲,是用汗水乃至生命換來的。”

          石門地域遼闊,貧困人口多。2014年全縣共有貧困村122個,建檔立卡貧困人口26724戶82300人,貧困發生率14.4%。今年6月下旬,在貧困縣退出國家專項檢查評估中,該縣綜合貧困發生率降到了0.9%,群衆認可度達96.48%,錯退率、漏評率為零,符合貧困縣退出條件。

          四年時間,石門縣的脫貧攻堅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在曆史的長河中,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給曆史、給人民交出了一份沉甸甸的答卷。

          這些成績的取得,得益于中央的英明決策,得益于省委、省政府的精準部署,得益于常德市委、市政府的精細指導,得益于石門縣委、縣政府的紮實推進。

          人們不會忘記,就在石門縣脫貧攻堅處在關鍵時候,省委書記杜家毫,省委副書記、省長許達哲,省政協主席李微微,省委副書記烏蘭,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陳向群,副省長隋忠誠、陳文浩,省政協副主席戴道晉,省政府秘書長王群等領導,先後11批次親赴石門,深入到大山深處的貧困鄉村予以指導。

          人們不會忘記,為了摸索扶貧模式,常德市委書記、市人大常委會主任周德睿多次深入到常德派駐的12個工作隊調研、座談,現場解決實際問題;常德市委副書記、市長曹立軍還在維新鎮的觀峰山村辦點示範。

          與此同時,為做好石門縣的駐村幫扶工作,省、市、縣、鄉(鎮)共選派了954名幹部組成331支駐村工作隊,安排結對幫扶責任人10526名,對全縣所有建檔立卡貧困戶實施結對幫扶。

          巍巍壺瓶山,高處入雲端。它見證的是在習近平總書記偉大号召下, 67萬石門兒女不畏艱難、衆志成城,用抓鐵有痕、踏石留印的務實精神,書寫着“立下愚公移山志,堅決打赢脫貧攻堅戰”的壯麗篇章。

             悠悠萬事,脫貧為大:

          一定要以對黨、對人民、對曆史高度負責的态度,描繪好石門脫貧攻堅的宏偉藍圖

          2021年,中國共産黨誕辰100周年。如期打赢脫貧攻堅戰,讓全國4000多萬貧困人口全部脫貧,這是我們黨和政府對全國人民作出的莊嚴承諾,也是對全世界發出的政治宣言。那麼,地處武陵山片區的石門縣,是全國三大攻堅的主戰場,又是老、少、邊、窮地區。作為主政一方的決策者, 打赢石門脫貧攻堅戰,是對中央、對省委、對市委第一位的政治責任。同時,為官一任,造福一方,讓石門82300名貧困人口,摘掉“貧困帽”,走上緻富路,是全縣67萬人民的熱切期盼,也是給這方土地和這方土地的人民的曆史交代。

          基于這種認識高度,石門縣委、縣政府按照中央及省委、省政府的決策部署,把脫貧攻堅作為最大的政治任務和民生工程來抓,響亮地提出了:悠悠萬事,脫貧為大;一切工作圍繞脫貧攻堅、一切工作服從脫貧攻堅、一切工作服務脫貧攻堅;不摘窮帽就摘官帽,不換面貌就換人;既要帶着感情責任去扶貧,更要帶着真金白銀去扶貧。

          脫貧攻堅關鍵在人,要靠各級黨員幹部去落實。為此,石門縣委、縣政府成立了以縣委書記任政委、縣長任指揮長的脫貧攻堅指揮部,所有縣級領導參與抓脫貧攻堅。指揮部下設産業扶貧、易地扶貧搬遷、危房改造、金融扶貧、勞務協作和醫療保險及救助、社會保障兜底、教育及健康、科技及電力光伏扶貧、安全飲水等9個分指揮部和督查巡查組,由縣級領導任分指揮長。

          與此同時,縣、鄉、村層層簽訂“軍令狀”,出台了《石門縣鄉鎮黨委和政府脫貧攻堅工作考核辦法》、《脫貧攻堅駐村工作隊管理考核方案》,進一步強化對鄉鎮、後盾單位和行業部門的工作考核,确保考核全覆蓋、無死角。同時,将脫貧攻堅工作納入各級黨組織書記抓黨建工作述職必述内容,作為考察識别使用幹部的平台,并嚴格兌現獎懲。

          沒有投入就沒有變化,沒有投入貧困地區的面貌就不會改變。在操作中,石門縣通過“财政籌措一批、整合項目一批、社會捐助一批”,保證了扶貧資金投入。全縣3年整合部門涉農資金15億元用于扶貧,通過融資等渠道籌資10億元,共實施扶貧項目1936個,确保每個貧困村直接投入500萬元以上,非貧困村200萬元以上。并發動企業、社會團體、個人參與,每年募集3000萬元以上。

          石門縣的決策者深深感悟到,脫貧攻堅不能唱“獨角戲”,千斤重擔要靠衆人挑。于是,全縣下沉縣鄉村主體力量、縣直單位幫扶力量、黨員幹部結對幫聯力量,實現了縣級領導包聯、駐村工作隊幫扶、黨員幹部結對幫聯“三個全覆蓋”。2014年以來,全縣共有133家縣直、條管單位參與扶貧,省、市、縣、鄉共選派駐村幫扶工作隊331支,駐村工作隊員954人,安排結對幫扶責任人10526名,所有建檔立卡貧困戶均有黨員幹部結對幫扶。

          堅持“誰主體、誰主責”、“誰主管、誰主抓”、“誰聯系、誰包幹”,全面壓緊壓實縣鄉村三級主體責任、縣級領導和科局長的聯鄉包村責任、駐村工作隊的幫扶責任、黨員幹部的結對幫聯責任,是赢得脫貧攻堅戰役的根本保障。

          石門縣51名在職縣處級領導,173名鄉鎮黨委書記、鄉鎮長、縣直科局長,606名村居黨支部書記、主任,10526名黨員幹部層層簽訂“軍令狀”、“承諾書”,把脫貧攻堅作為壓倒一切的大事來抓,推動了責任上肩、任務落地。先後出台了《中共石門縣委關于實施精準扶貧加快推進扶貧攻堅的決議》《關于從縣直和省市駐石單位選派幹部及有關企業開展駐村幫扶工作的實施方案》和《石門縣精準扶貧“六到農家”、“六個落實”責任分解實施方案》等50多個脫貧攻堅配套文件,形成了完整的縣級政策、責任體系。

          堅持一月一次脫貧攻堅推進會、一周一次會商調度會、不定期問題交辦整改會的會議制度,分類建立微信群加強調度,及時收集進度、排名公示、下發通報、責令整改、約談懲處,不斷将壓力轉化為動力,有力推動了脫貧攻堅各項工作落實。

          除此之外,石門縣各鄉鎮區(街道)、農林場及331個村(居)成立了脫貧攻堅工作站和作戰室,實行統一指揮、挂圖作戰、整體聯動、有序推進,吹響了萬衆一心拔窮根、摘窮帽的沖鋒号。

            責任如山,背水一戰:

          一定要用幹部的“脫皮”,換取群衆的“脫貧”;一定要用幹部的“辛苦指數”,換取群衆的“幸福指數”

          8月6日,省扶貧辦公布省政府批複,同意石門等5個縣脫貧摘帽。喜訊傳到山城石門時,當地幹部群衆揚眉吐氣,奔走相告。

          石門縣扶貧辦主任李平,聽到這個消息,百感交集。這天傍晚,忙完一天工作的李平匆匆趕回家裡,為母親祝壽,他接過老父親遞過來的包谷燒,連幹了三大碗後,就撲在桌上放聲大哭。

          欣慰、愧疚、心酸一下子湧上心頭。這1000多個日日夜夜,對李平來說,太苦了,太累了。他不是忙碌在貧困鄉村裡,就是奔波在跑項目的途中。每天的睡眠不超過5個小時,家裡的大小事情幾乎沒有沾過手。

          今年6月,李平病倒了,住進了石門縣人民醫院。然而,他的老父親也在住院,就住在他的樓上。他真想上樓去看看,和父親唠唠家常,說點安慰的話。思來想去,他還是沒上樓,生怕老父親為他的病擔憂,反而還增添了父親的“心病”。

          在石門縣這場脫貧攻堅戰中,多少黨員幹部咬着牙、流着汗,夜以繼日奮戰在扶貧一線。很多人犧牲了親情,病倒在一線,有的甚至獻出了寶貴的生命。扶貧楷模王新法就是一個典範,還有那倒在扶貧一線的梁定祥、闫友輝、盛忠炳、伍修運、覃道善。這5個人,雖然沒有豪言壯語,也沒有做出驚天動地的大事,但他們用生命的代價,踐行着共産黨員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

          在這場時間長久、場面宏大的脫貧攻堅戰中,有些人把豐碑聳立在了壺瓶山,也有人把深深的感動銘記在了人民群衆的心坎裡。

          今年6月20日,石門縣南北鎮金河村委會主任鄒永紅,受76名村民委托,給石門縣委送來一份“特殊”報告。這份按有76個村民紅指印的報告,就是請求縣委将金河村扶貧工作隊隊長張忠富留下來,繼續帶領村民脫貧緻富。

          金河村平均海拔1200米,181個貧困戶,占總戶數近一半。特别是這個村交通十分不便,最偏遠的白竹山,隻有一條山谷河道通往外界,且要翻山越嶺,過18道彎。老百姓到鎮上趕個集,單程就需五六個小時。

          去年2月,石門縣文化體育廣電新聞出版局駐金河村扶貧工作隊隊長張忠富進駐金河村後,21次深入到白竹山走訪調研。那裡的群衆對通路的渴望,總是在他的腦海揮之不去。

          要緻富先修路,再苦再累也要把白竹山的出山道路修起來。當地群衆得知張忠富要修路的消息後,個個激動不已。79歲的村民覃事法擔心沒錢請不來挖土機,拿出1萬元作為油費,還有些農戶紛紛表示願意投工投勞。張忠富被鄉親們的信任和支持感動了:“一定要修通‘天路’,這樣才不負群衆的期盼。”

          去年春節過後,白竹山的通村公路在爆竹聲中破土動工。這條道路說成“天路”,一點不假。雖說隻有20來公裡,但它懸在高山之巅,大都是岩石和峭壁。為了修這條路,張忠富起早貪黑,堅守在工地上,哪裡危險他就出現在哪裡,搬石頭的雙手打起了血泡,裸露的肩膀脫了一層又一層皮。覃事法老人感慨:“有這樣能吃苦的駐村幹部,是我們白竹山百姓前世修來的福啊!”今年6月,這條“天路”終于貫通,鄉親們按當地的風俗,準備拆掉門闆,擺成“門闆長席”,以表達對張忠富的感激之情,卻被張忠福婉言謝絕。

          駐村期間,張忠富與扶貧隊員幫助19個貧困戶完成了危房改造,實現了110戶貧困戶通過易地搬遷住進了新屋,還開通了有線電視,結束了金河村“無網”的曆史。張忠富為金河村的鄉親們做了這麼多看得見、摸得着的實事,怪不得鄉親們聯名按手印,不讓張忠富離開金河村。

          壺瓶山鎮黃蓮棚村黨支部書記毛傳坤是個“拼命三郎”,鄉親們還清楚地記得:為了幫助群衆飲上潔淨的自來水,毛傳坤帶領鄉親們沒日沒夜奮戰在工地上,建起了一個10000方的蓄水池,并鋪設管道2800米,使缺水的群衆告别了飲水難的曆史。

          自扶貧攻堅戰打響之後,毛傳坤經常忙碌到轉鐘。去年7月下旬,由于久旱無雨,加上持續高溫,村裡種植的烤煙受災嚴重。毛傳坤看在眼裡,急在心裡。他深深知道,這些煙葉就是鄉親們緻富的希望。一天晚上,毛傳坤召開村支兩委會,研究部署減少烤煙損失事宜,直到淩晨1點,才拖着疲憊的身體回到家裡。第二天一早,他就騎着摩托車去查看村裡的烤煙受災情況。

          由于連日勞累,加上睡眠不足,毛傳坤在查看的途中,連人帶車翻倒在岩石路下,造成左腿髌骨嚴重骨折。鎮政府給毛傳坤批了半年病假,可他隻在醫院住了28天,就又出現在脫貧攻堅一線。家人抱怨他,搞起工作不要命;鎮政府領導責怪他,不聽“招呼”,鄉親們也好心勸他,好好養傷,事情是做不完的。面對親人的擔心,領導的關愛,鄉親們的好意,毛傳坤隻好報之一笑,他語氣凝重地說:“脫貧攻堅正處在節骨眼上,我這個支部書記能休養的踏實嗎!”從此,無論是在築路工地,還是在貧困戶易地搬遷現場,都可以看到毛傳坤這位“拐杖支書”勞累的身影。

          為什麼石門縣的這些黨員幹部,在這場脫貧攻堅戰中這麼拼着性命地幹?一是石門縣委、縣政府制定了嚴格的考核機制。二是在這場攻堅戰中,激發出了黨員幹部内心深處建功立業的幹勁和激情,尤其是他們在深入基層、深入群衆中,激活了對人民群衆的那份感情。正是因為石門的黨員幹部,抱着破釜沉舟的勇氣、背水一戰的決心和戰則必勝的信念,石門的這場攻堅戰才得以順利推進。

             精準施策,産業為先:

          針對不同貧困村和貧困戶制定切實有效的幫扶路徑

          脫貧攻堅,發展産業,是貧困群衆拔掉窮根的關鍵所在。為此,石門縣堅持把發展産業作為貧困群衆穩定增收、實現緻富奔小康的根本之策和長遠之計。

          一是發展特色産業。石門縣每個村都建立起20萬元的産業發展扶持獎勵基金,以獎代投,鼓勵群衆家家發展生産,實現“村有主導産業、戶有增收門路”。特别是依托湘佳牧業、稼禾農業、渫峰茗茶、漢唐公司等一批龍頭企業,采取“公司+集體經濟+基地+貧困戶”等模式,大力發展柑橘、茶葉、無患子、青錢柳、猕猴桃、油茶、吊瓜和石門土雞、香豬、岩蛙等特色産業,确保貧困戶穩步增收。

          通過3年的努力,除15個城市社區外,全縣316個村每村都發展了1個以上主導産業。其中150個村發展柑橘産業,帶動貧困人口8343人實現增收。為此,石門縣獲得了“2017中國果業扶貧突出貢獻獎”;64個村發展油茶、無患子等林業産業,帶動貧困人口10250人實現增收;117個村發展茶葉産業,帶動貧困人口4500戶13000多人實現增收,石門縣被評為2017年度“中國茶葉扶貧示範縣”。同時,全縣土雞養殖規模達到2400萬羽,帶動貧困人口4224戶12380人實現增收;年出欄香豬5.5萬餘頭,帶動貧困人口5099戶15308人實現增收。

          二是實行股份制合作。在石門縣委、縣政府的引導下,由新型農業經營主體流轉農民土地,實行規模經營,發展壯大産業,農民以土地入股分紅。

          目前,在111個貧困村建立了種養專業合作社,在貧困村的覆蓋率達到91%,流轉貧困農戶土地3.33萬畝,受益貧困人口14791名。石門縣豐瑞樂家庭農場是湖南省首家成功注冊的家庭農場,先後流轉租賃蒙泉鎮潘家鋪、孫家嘴、上五通3個行政村(居)352戶村民1863.4畝土地,一大批貧困勞動力被農場聘請為年薪工人或季節性零工。

          三是建設光伏發電項目。石門縣結合省、市推進光伏扶貧的優惠政策,在貧困村大力實施光伏發電項目。2017年,湖南省下達石門縣光伏扶貧電站建設任務涉及13個鄉鎮、2個農林場共62個村(居),每村裝機60千瓦,總裝機3720千瓦,總投資額3720萬元,62座光伏扶貧電站全面建成并網發電,受益貧困人口16691人。

          四是開展電商扶貧。積極把“互聯網+”新經濟形态引入農村,出台了《石門縣電子商務扶貧專項實施方案》《石門縣電子商務産業發展規劃(2016-2020)》《石門縣電子商務萬人培訓實施方案》等一系列文件。

          現在,全縣設立鄉村電商服務網點266個,其中貧困村設立121個,覆蓋率達100%,創辦電商扶貧培訓基地5個,全縣電子商務從業人員5500多人。近三年,石門柑橘、石門茶葉、石門湘佳土雞、大蒜油、山茶油等30多種石門本地特色品牌産品在網上銷售額累計達14.7億元。

          五是大力推進旅遊扶貧。石門縣将旅遊扶貧工作作為發展全域旅遊的“十大工程”之一列入了《石門縣全域旅遊發展規劃》,“旅遊+扶貧”模式,帶動2535貧困戶、8365人實現穩定脫貧。2017年接待鄉村旅遊243萬人次,占全縣旅遊接待人次40%。

          堅固堡壘,喚起民心:

          把基層黨組織強固起來,把黨員凝聚起來,把貧困群衆脫貧的“内生動力”激發起來

          在決勝脫貧攻堅中,石門縣委、縣政府清醒地意識到,一個貧困村,能不能脫貧,會不會返貧,關鍵是村支兩委“領頭雁”發揮作用如何?從2015年開始,縣委、縣政府着力打造“能人型”村級班子,共選派了200多名優秀幹部和能人到貧困村擔任主要負責人,建起了一支“永不走的扶貧工作隊”。

          在操作中,石門縣結合2017年村(居)“兩委”換屆,采取在現任村幹部中擇優留、在緻富帶頭人中擇優選、在外出務工經商人員中擇優引的措施,一大批能人進入了“兩委”班子。數據顯示,去年,全縣1507名村幹部中有農村緻富能手403人、大專以上學曆279人、返鄉外出務工經商人員64人,村幹部隊伍結構極大優化,整體素質明顯提升。

          黨員亮身份,凝聚脫貧攻堅正能量,是石門縣把黨員凝聚起來的一大特色。通過黨員挂牌上崗、公開承諾和發放“名片”等形式,讓黨員身份亮出來,責任擔起來,讓每個黨員都能在脫貧攻堅工作中有平台、有責任、當先鋒、作貢獻。4年來,全縣共有3788名有幫帶能力的農村黨員結對幫扶9155個貧困戶。

          推進“頭雁工程”“能人治村”,是石門縣在扶貧攻堅中呈現出的最大亮點。去年,在推進智慧黨建這項工作中,石門縣就謀劃于長遠。在為331個村選派黨建聯絡員時,着重看三個方面的條件:一是政治素質高,二是年富力強,三是本土能人。其目的就是待這批年輕幹部在基層得到磨煉,有了閱曆後,再從他們當中選拔佼佼者,擔當村支兩委的“領頭雁”。

          如果說“頭雁工程”,起到了堅固基層黨組織堡壘的作用,那麼,“能人治村”也達到了以點帶面的示範效應。

          大山深處的三聖鄉山羊沖村曾是出了名的省級貧困村。返鄉企業家黎靜擔任村委會主任後,籌資4000多萬元,用于村裡的基礎設施建設和産業發展。2016年全村脫貧,人均純收入達萬元,實現了從貧困村到全國美麗鄉村的華麗蝶變,去年11月,山羊沖村還獲得“全國文明村”的殊榮,黎靜本人也被評為2016年度“湖南省最美扶貧人物”。

          榜樣的力量,最能感召人。在黎靜的帶動下,現在石門縣有近60名企業家紛紛回到本土擔任村主任或“名譽村長”。

          在石門3970平方公裡的大地上,哪裡有脫貧攻堅戰場,哪裡就有黨旗飄揚。在廣大黨員幹部率先垂範的影響下,全縣的貧困群衆不等不靠,自強不息,迸發出了強勁的“内生動力”。

          三聖鄉彭家堰村貧困戶張明耀,是個年過七旬的老人。2014年,通過政府扶持,老人養起了蜜蜂。他從當初的三五桶發展到現在的100多桶,每年的收入至少7萬元以上。嘗到甜頭的張明耀,主動退出貧困戶後,收創業大學生謝光明為徒,成立了一繁蜂順養蜂合作社,帶領着20多戶貧困戶從事甜蜜的事業。張明耀不等不靠,勤勞緻富,在當地傳為佳話,去年被石門縣評為“自力更生模範”。

          今年56歲的程遠山,是新鋪鎮嶽家棚村的村民。他愛人因子宮瘤無法從事繁重勞動,大兒子因手掌受傷失去了勞動力,一個女兒還在讀書,一家人的日子過得緊巴巴的,全靠程遠山在外打工支撐着這個多難的家。2014年年底程遠山回家過春節,聽說自己家被列入建檔立卡戶,心裡很不是滋味。在村支書柴德炎的鼓勵下,這位山裡漢子靠産業扶持資金建起了1100平方米的養鴨場,鎮政府和村支兩委還整合項目幫他修起了一個80立方米的沼氣池,并幫助他申報加入了湘佳牧業“公司+農戶”養殖體系。去年,程遠山養了4萬隻鴨子,毛利就有12萬多元。程遠山靠養鴨緻富,不僅摘掉了貧困帽,而且還修建了新房,全家人的生活過得有滋有味。

          新鋪鎮永興橋村的王忠銘,是個移民搬遷戶。由于緻富無門,加上一對會讀書、成績好的女兒,前幾年分别考上了湖南廣播電視大學和陝西寶雞文理學院,家庭負擔常常壓得王忠銘喘不過氣來。去年年初,他在扶貧工作隊的幫助下,從縣供銷社領養了10箱蜜蜂,當起了“蜜蜂保姆”。去年底,他代養的10箱蜜蜂,每箱100元,純收入就有3000多元。今年,他自己養了10箱蜜蜂,加上代養的10箱,僅此一項純收入就達1.5萬元以上。為此,石門縣委在永興橋村召開蜜蜂養殖現場推介會,将其列為全縣産業扶貧項目之一,在122個貧困村推廣。

          一個又一個感人故事,追念及之,可歌可泣;一個一個曆史變化,回首觀之,可贊可歎。但深謀遠慮的石門縣委一班人,沒有被脫貧攻堅取得階段性勝利而陶醉,他們深刻認識到,脫貧攻堅,任重道遠,到2020年,不讓一個群衆在共同富裕路上掉隊,才是脫貧攻堅的大考。

          為了迎接這場大考,常德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石門縣委書記譚本仲堅定地說:“脫貧攻堅不能止步,小康建設任重道遠。我縣上下必須舉全縣之力,聚全民之智,按照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打赢脫貧攻堅戰三年行動的指導意見》,堅持‘四個不摘’‘四個隻增不減’,大力推進後扶後幫工作,确保脫貧成果得到鞏固和提升,堅決奪取脫貧攻堅戰役的全面勝利!”

          石門縣委副書記、縣長郭碧勳充滿信心的說:“隻要我們堅持全縣一盤棋,整體聯動抓落實,堅持财政一支筆,整合資金抓落實,堅持工作一線法,整肅幹部隊伍作風抓落實,就一定會打赢脫貧攻堅戰。”

          時代是出卷人,幹部是答卷人,人民是閱卷人。我們充分相信,在石門縣委縣政府的堅強領導下,全縣67萬人民,将繼續發揚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戰鬥、特别能奉獻的精神,一定會交上一份精彩的答卷。 

          石門的這場脫貧攻堅戰,赢得了階段性勝利,得到了各級領導的充分肯定,在社會上也引起了強烈反響。本報從明天起,陸續刊發石門脫貧攻堅樣本,敬請廣大讀者關注。 


      【字體: 】【收藏】【打印文章